追蹤
巴洛克音樂筆記
關於部落格
以推廣巴洛克音樂及早期音樂為主旨
  • 17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呂利的魔幻世界(下)歌劇Armide解析

抒情悲劇一開始總有一段歌頌太陽王聖德賢明的引子,這部也不例外。榮耀之神與智慧之神爭著誇獎Renaud克服愛情的虛弱走向偉績的功業,在合唱團的歌頌中重複序曲然後進入第一幕,這其實是一個套路,誇獎Renaud其實就是在誇獎太陽王的文成武功。其實這與後面的劇情是個微妙的對比,在後面的故事中,Armide才是作曲家同情的對象,雖然是一個異教徒女子,但比起一幅高大全正經摸樣只知建功立業的Renaud要有血有肉的多,但礙於奉承的需要還是不得不這麽寫。 第一幕是交代劇情的部分,說的是Armide靠魔法打退了基督徒的進攻,她與其兩位女隨從的對話中透露了她對Renaud的隱約感覺,但由於他是敵人,她仍然擺出一副凶狠的架勢要對付他。她的叔叔Hidraot歡迎她的凱旋歸來,在進入大馬士革的同時聽到一人來報告說Renaud已經救出了被俘虜的基督徒,Armide與Hidraot异常憤怒,要去收拾這位英雄。整個第一幕中對Armide的性格做了最初的分析,她是個女英雄,但又無法抵禦心中對Renaud的愛,雖然他是她的敵人,在聽到他救出俘虜時Armide其實是又驚又喜的情緒。但整個第一幕還是比較平常的,到了第二幕開始就顯出呂利的大師風範了。第二幕是說沙漠中Armide追擊孤身一人的Renaud,開始有一段Armide與Hidraot精彩的二重唱,召喚惡魔出來,樂隊在此也表現了少見的色彩,之後是Renaud被引入了Armide製造的一個幻景,那裏是小溪清澈,風平浪靜,有Naiad與牧羊女唱著平和溫暖人心的歌調,然後 Renaud被迷得睡去了,在這裏呂利用了一個優美得無以復加的Air來烘托氣氛,弦樂器娓娓動聽,中間夾著輕柔的合唱,歌頌愛情的甜美,聽者在此仿佛也是被施了魔法一樣沉醉於這番良辰美景之中不能自拔。就在這最平靜的時刻,Armide手持箭從天而降,樂隊也突然咆哮如雷,戲劇性的爆發,然後就是整部歌劇最精彩的地方Enfin, il est en ma puissance,長達五分鐘的獨白,Armide在這裏有著激烈的心理鬥爭,到底該不該殺死他,她一次次提醒自己要憤怒,憎恨他,但一次次又放下了手,最終她要求惡魔把她與此同時Renaud一起帶到西風國度去。 在第二幕中,裝飾性的音樂作爲法國抒情悲劇的一大特色,被更多的表現出來,從第三場一直到第五場Armide施展魔法誘惑Renaud的一出戲全是由舞蹈性音樂來銜接,Renaud一段近乎咏嘆調的Plus j’observe ces lieux et plus je les admire抒發他對幻景的驚嘆與沉醉,在這首曲子首尾都有一段不短的Prelude伴奏。接著Renaud陷入沉睡,之後緊接著是是水仙子的獨白,後面的Prelude則是後面著名的Air的簡略版,合唱隊輕柔得伴著歌調唱出了沉醉的感覺,然後再將Prelude變形擴展成悠揚溫暖的Air I,在營造氣氛後轉爲速度較快如小步舞曲但却顯得陰沉的Air II,在此基礎上牧羊女唱出勸戒性的話語,算是一種對比,再重複Air II,正當陰暗感不斷得擴展時又插入溫暖夢幻的Air I,最後在輕柔的合唱中再此墜入幻景,這段明是寫Renaud睡著之後,其實是把Renaud在睡眠中的感覺體驗都表現給了聽衆。就在夢幻至極之時,Armide的出現伴著咆哮的風聲一下擊潰了幻夢,她的獨白的確體現了基諾出衆的才華,整齣戲的轉折點就在此,她心理的鬥爭有幾層遞進的過程,先是要下手,然後是猶豫,愛開始占了上風,但她又開始了害怕將來她會得到她的報應(這裏給了一個伏筆),最後她相信自己的魔法能使他愛上自己或令她去憎恨他,這裏又爲第三幕加了一個伏筆,即她求助於憎恨之神消滅自己的愛欲。 第三幕可以算是基諾的一個創造,其實自第二幕結束時,故事的戲劇發展已經基本完結,這樣下去明顯是無法符合抒情悲劇五幕的要求,基諾在此加的一幕基本上都是Armide的個人獨白,起首就是一段Aria,Ah!si la liberte me doit etre ravie(啊,如果我的自由將被剝奪),這在呂利中並不明顯,但在格魯克的同名歌劇中這段寫得極爲凄婉而動人,在呂利則是一種陰暗情緒的表達,並沒太强調美感。格魯克到底是一個集大成者,他的歌劇已經彙聚了各派之風但又運用無迹,而呂利是一個開創者,他的東西多數是開了先河,要說繼承,也許和蒙特威爾蒂有些關係,但這也是本人的一番胡思亂想罷了。 在獨白後是其與兩位侍女的對話,繼續著她的心理鬥爭,侍女勸說她順從自己的心願,勇敢地去愛她愛的人,但她却一直被困擾,最終求助於憎恨之神。憎恨之神與隨從出場時用的是高貴而悲壯的曲調,他叙述了愛情的虛妄無用,並將要熄滅Armide心中的愛火時,却遭到了她的極力反抗,她反悔了,憎恨之神預言她將遭到的報應,但這已經對她無法産生影響了。
hm lully armide
第四幕明顯也是加出來的東西,可寫也可不寫,說的是Ubaldo與一個丹麥騎士去沙漠解救Renaud的途中各自遇到一個妖女的誘惑,但他們最終互相幫助戰勝了誘惑。這幕聽著就讓我想到瓦格納的Parsifal,故事上甚爲無聊,最多也就是營造一些魔幻的效果,第三幕可以被稱爲創造,第四幕却當不起這個名字。雖然最後這兩位騎士是解救Renaud的功臣,但也犯不著花一幕時間來寫他們的事,但是,畢竟關係到下一幕的事(沒這兩人的入侵,Armide也不會離開Renaud,也不會發生最後的悲劇),一部戲總不能一直都是興奮點,有些緩筆也是可以被諒解的。 最後一幕又是一個高潮,在Armide的城堡中,Armide與Renaud互訴愛情,被魔法迷住的Renaud信誓旦旦得宣稱沒有Armide他將活不下去,反正是溫柔纏眠的話語,在此不一一詳述,最後在二重唱中結束,Armide離開去對付入侵者。隨後長達十數分鐘的Passacaille應該可以算呂利音樂中最精彩的一個瞬間,音調高貴莊嚴依舊,變奏中大量使用管樂,在後面幾段變奏中甚至越來越凄清哀婉,這對於呂利來說是頗爲不尋常的,中間夾著獨白與合唱,說愛情的魅力無人可抗拒之類的,其實最後一句話才是關鍵Les beaux jours que l’on perd sont pour jamais perdus.(美好的日子一去就不回來了)暗示著兩人的愛情轉瞬即逝。在Passacaille之後,兩位騎士闖入了城堡,用聖杖解除了魔法,喚醒了Renaud,轟轟烈烈的愛情就如泡沫一般消逝了。Armide回來時發現了背叛,狂怒的她悲痛欲絕,語無倫次的哀求他留下來,但一切都是徒勞,Renaud對他們的愛情感到惋惜,但爲了追求榮耀,爲了建功立業,他寧願拋弃她,只留給她Trop malheureuse Armide, helas!Que ton destin est deplorable!(最不幸的阿爾米達,你的命運多麽可憐)而且是說了兩次,一次比一次悲哀,仿佛他也有難言之苦,Armide悲憤中命令惡魔毀滅了城堡,駕著戰車飛走了(這個結尾有點抄襲美狄亞….)。 Armide與同時代的另兩部歌劇對比就會發現,女性作爲歌頌對象早在17世紀末就開始了,在1689年Purcell的Dido and Aeneas,以及1693年Charpentier的Medee中,都能看出受愛情所挫的悲劇女性的高尚人格與不屈精神,她們不再是玩物,而是自主自己的感情生活。後兩部劇作同樣偉大,都受到了呂利的直接影響,只不過一部偏向英國風格一部偏向意大利風格,這也說明了這種呂利締造的形式很快就得到模仿與應用。 抒情悲劇這一條綫自呂利開始就達到了一個高峰,他死後很快有人繼續了這個事業,如Charpentier的Medee,而在意大利1679年大斯卡拉蒂就寫了第一部歌劇,在呂利死前,另一個時代就已經開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