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巴洛克音樂筆記
關於部落格
以推廣巴洛克音樂及早期音樂為主旨
  • 17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評商務版《巴赫傳》── 兼小談 OVPP

作爲一本普及性讀物,《巴赫傳》的讀者群體主要由非專業化的音樂愛好者决定。他們出于對音樂和巴赫的熱愛,希望從書本中獲得未曾瞭解的史實真相和作者新穎但令人信服的觀點。而《巴赫傳》却每每以對他人的口誅筆伐來辜負讀者的期望。當我們再次回顧這本書的原名時,我們發現作者的武斷事實上在一開始已經顯露無疑了——約翰•塞巴斯第安•巴赫的真實一生!不妨問一下,今世什麽人有資格聲稱自己瞭解一個三百年前的古人的真實一生?或許商務印書館在引進時注意到這個原名過于主觀而改換成了新標題吧。 博登海默在《法理學——法律哲學與法律方法》中所叙的觀點:歷史上的各種學說(在這裏是音樂的各種演繹)雖然可能都只是真理的一部分,但它們也構築了真理的大厦,來說明藝術多元認識的重要性。在這點上我非常同意他的觀點。而我認爲 Eidam 所最欠缺的正是一種海納百川式的寬廣胸襟,也是我對《巴赫傳》的最大不滿。在客觀環境上,我們遇到的一個尷尬是在關于巴赫的中文音樂圖書上,我們沒有 Forkel 的第一本傳記,Spitta 的第一本學術論著,也沒有 Schweitzer 的評論,更不用說比較專業的現代著作 The New Bach Reader,或 Christoph Wolff 在 2000年出版的那本 Johann Sebastian Bach: The Learned Musician。因此在閱讀《巴赫傳》時無法進行客觀的比對,也就無法談得上多元認識了。這是我對商務印書館在考慮版本引進時相中《巴赫傳》這個有些奇怪的選擇上的一絲遺憾,或許其中有我們沒有想到的其他因素,比如版權費用的高低,等等。 接下來再簡單說說 One-Voice-Per-Part 的演繹方式,因爲和前面相同的原因,我們無法看到關于 OVPP 最直接的論述,在這種情况下我對 OVPP 的談論就象瞎子摸象一樣可笑。不過需要著重說明的一點是,據我所知,無論是 Joshua Rifkin 還是 Andrew Parrott 都沒有斷言巴赫的聲樂作品的演繹上應該局限在 OVPP 的方式上,而是提出這樣一種可行性。當然這種可行性的提出經過 Joshua Rifkin 數篇學術性論文的細緻推理和 Andrew Parrott 著作 The Essential Bach Choir 進一步的支持。巴赫向萊比錫市政府關于增加合唱團人數的建言書 Entwurff 作爲爲數不多的歷史資料也被著重提及,幷作爲 OVPP 的一個論據加以詮釋。另一方面,我們是否也可以將反對 OVPP 的觀點作爲一種“反藝術多元認識”的現象來看待呢?關于 OVPP 的一些間接材料可以通過 Bach Cantatas Website 上的專題討論做進一步的瞭解。資深的音樂評論家 Bernard D. Sherman 在他的網站也有關于Rikfin的文章可供參考。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通過一些出色的錄音來體驗一下 OVPP 所産生的獨特的音樂效果和藝術魅力。僅舉三個例子:
Virgin Bach Oratorio Parrott.jpg
DHM Bach Motets.jpg
dg bach matthew mccreesch.jpg

(上圖左)Bach: St. John Passion; Mass in B Minor; Easter Oratorio; Ascension Oratorio, Taverner Consort and Players conducted by Andrew Parrott (上圖中)Bach: Motets, Cantus Colln conducted by Konrad Junghanel (上圖右)Bach: St. Matthew Passion, Gabrieli Consort conducted by Paul McCreesh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