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巴洛克音樂筆記
關於部落格
以推廣巴洛克音樂及早期音樂為主旨
  • 17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巴羅克音樂戲劇之冠冕---亨德爾的Theodora

正如作曲家本人所說的那樣,Theodora的題材選擇在Handel的清唱劇中的確是非同尋常的,以往大多選自聖經或聖經外傳,但這個故事却是基督教形成後的事,是羅馬皇帝戴克裏先在位的後期受加勒利挑動之下大肆迫害基督徒的事,此事當發生於4世紀初期,但早期教會對這些迫害往往誇大其詞,添油加醋,弄得幾位異教羅馬皇帝都如禽獸一般(如朱裏安),而信教的皇帝即使是暴君也被修飾爲聖君(如君士坦丁一世),這也使當時的那些傳說常常不著邊際(可以參看伏爾泰的風俗論)。Theodora這個故事自然是杜撰無疑,Theodora與Irene的名字都是羅馬帝國東部女性常用名字,不過在看唱片說明書時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故事,即此故事的來源居然是出自著名化學家Robert Boyle的一本著作,法國著名悲劇作家Corneille也有此類故事,Handel的劇本作家Thomas Morell從兩者中抽取改編,雖然劇本本身就有那種很强烈的宗教狂熱感,還將Theodora身份提升到了安條克的公主,當然Didymus身爲軍人也是基督徒的身份設定是很符合當時羅馬的情况的(可以參見Derek Jarman的驚世之作Sebastiane)。 關於音樂與劇情的略述 序曲如同Handel的多數作品一樣,是法國式的,開始强烈而帶有悲劇色彩,中段轉入快速的賦格段,Trio則有强烈的抒情性與美感,但轉瞬即到了狂熱的Courante舞曲,一直延續到羅馬軍官Valens與羅馬人在準備戴克裏先大帝生日獻人祭給朱比特的場合。Valens第一首Aria"Go, my faithful soldier, go"採用了大量嘹亮的銅管,後面異教徒的合唱則是這首Aria的變形,著重體現了粗野但悅耳的旋律。Valens手下有兩位軍官Didymus與Septimius,Didymus對用基督徒獻祭的方法很反感,但提出的抗議被粗暴的Valens拒絕,第二場裏Handel就用了兩首極重的Aria,Didymus那首還是全劇中最長的,仍然延續著Aria da capo的形式,但極富戲劇性,從開始那種抒情到中段的狂熱,對暴君的憤怒,在弦樂器的襯托下表現得淋漓盡致,而Septimius那首"desend kind pity"則是美妙的頌歌,Septimius雖然不像Didymus是基督徒,但他畢竟有同情心,所以對其所領受的抓捕基督徒的任務感到疑惑,這首絕美的Aria則體現了他富有同情心的那面。 女主角的出場則給整部戲蒙上了陰影,Theodora的六首Aria中只有一首是大調的,可見其被設定爲一個命運悲慘的女子,"fond flatt'ring world"就是悲劇意味很濃的,而她的朋友與支持者Irene却是整劇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雖然從劇情上來說不甚重要,但最强的幾段音樂都是寫給她這個半叙述者角色的,在信使來通報羅馬人要來抓基督徒時,她那首表明信仰堅定不移的Aria"As with rosy steps the morn"可算是Handel寫的最光輝最動人的Aria,低音樂器緩緩流動,次女高音在其襯托下抒情得訴說著光明穿透黑暗以及對上帝堅定的信仰,縱然仍透著揮之不去的悲凉之意。 第五場是戲劇發生的第一個高潮點,Septimius帶領士兵抓到了Theodora,他那首"Dread the friuts of christian folly"運用大量顫音,表現了其粗暴的一面。而在他勸說Theodora放棄信仰時,Theodora毅然唱到"worse than death indeed!"之後是其唯一一首大調的Aria"Angels ever bright and fair"也是全劇中最有名的一首,對這首天上之樂蒼白的語言似乎已經起不到任何的評說作用。她拒絕放棄信仰,並自願被他帶走,而趕來的Didymus已經晚了一步,從Irene那裏得到了Theodora被帶走的消息。他那首"kind Heaven"又是戲劇性與抒情性結合的完美典範,第一句唱詞是强烈的抒情,而緊接下來就是快速的戲劇性樂段,Handel晚年常用這種突然的對比以營造戲劇效果。 第二部開場是羅馬人的慶典,彌漫著熱鬧的氣氛,合唱隊所唱的"queen of summer"無疑是Purcell風格的,Handel給異教徒的合唱分配了世俗而美妙的樂段,而基督徒的合唱中則有了一絲德國宗教音樂的嚴肅與厚實的複調,在這裏對比也是很强烈的。Valens的喧叙調交代了Theodora已被關押的消息,爲下一場劇情的發展留了綫索。 接下來的囚牢場景是極爲陰暗的,Theodora的兩段Aria前都有哀歌似的的Symphony伴奏,第一首悲哀的"With darkness deep as is my woe"第二首則是稍顯樂觀的"Oh that I on wings could rise"整個第二場就是這位弱女子的內心獨白,在孤立無援的悲慘境地下却激發她最大的勇氣去克服對死亡的恐懼而爲上帝獻身。第三場則是Didymus向Septimius道出自己基督徒身份與他對Theodora愛慕之情,並要去救她,Handel在此用了繁複的形式,Didymus的極美的Aria"Deeds of kindness to display"後插入Irene的Aria,接著又是牢房場景,Didymus與Theodora連續的幾段Aria直到最後的二重唱,實質上解决兩者間的分歧,Theodora是拒絕被救的,而Didymus經過勸說終於讓她逃離。在這裏Didymus的Aria"Sweet rose"的欣喜之情很快就被Theodora那首無奈而認命的Aria擊碎。而最後的二重唱也是猶豫而不明確的,在整齣戲裏,真正的光明似乎一直沒出現過,而一直被一種悲凉之氣籠罩,也沒有所謂的英雄人物出現,這些普通人只能被捲入命運的旋渦中無力反抗。 第三場在Irene欣慰的祈禱中開始,因爲Theodora已經獲救,但信使又帶來了壞消息,Didymus被抓,Theodora决定去和他一起受死,遭到了Irene的反對,在一首戲劇的雙重唱後, Theodora毅然回去。Irene哀傷地唱"New scenes of joy come crowding on",這是一首强作歡顔的Aria,雖然對未來仍然充滿希望,但真正的悲意不免從中而來。而在另一邊,殘暴的Valens嘲笑所謂基督教的道德,Didymus爭論毫無用處,而Theodora出現並要求放了Didymus讓她代他而死,這時Septimius的Aria"from virtue springs"則是他心路變化的最明顯例子,從一個懷疑基督者到不斷地同情一直到贊許基督徒的做法,但這首美妙的Aria被Valens殘暴的怒斥打斷,他對此不屑一顧,並要把這對愛人一起處死。這時Handel用了一系列最驚人的手法,第一步就是讓異教徒們的合唱煥發出真正的基督教的嚴肅感"how strange their ends",這絕對是一首驚心動魄的合唱,緩慢得猶如送葬進行曲,前面多是唱快樂曲調的異教徒也因這對愛人的崇高舉動而發生了如此大的改變,這與Septimius的轉變也是同出一轍的。 在一段告別的宣叙調後,Handel在全劇裏最驚人的一段音樂到來,Didymus用一首Aria來表達他們的死亡仍然是一種勝利,中段時Theodora突然加入,變爲了二重唱,而且從先前的大調急轉爲小調,歌詞現抄如下: Streams of pleasure ever flowing, Fruits ambrosial ever growing, Golden thrones, Starry crowns, Are the triumphs of the blest. When from life's dull labour free, Clad with immortality, They enjoy a lasting rest. Theodora and Didymus Thither let our hearts aspire: Objects pure of pure desire, Still increasing, Ever pleasing, Wake the song, and tune the lyre Of the blissful holy choir. 前面一段描繪自然界美景生生不息來表明自己的犧牲不是白費,在此處是用優美而抒情的旋律,弦樂的歌唱性隨處可見,而第二段本應更加高潮更加絕美並更有信心的部分居然用了極悲哀的曲調,一下子急轉直下,越來越微弱,直到漸漸消逝。這樣罕見的處理似乎是巴羅克音樂戲劇中從未有過的一筆,也是這部巴羅克音樂戲劇冠冕上最耀眼的明珠。最後全劇在Irene與基督徒歌頌愛戰勝死亡的合唱中結束,自然也是彌漫著哀悼之情的。 版本信息 Theodora是Handel一生探索音樂戲劇的最高峰之一,在從意大利歌劇轉到英國清唱劇後,如此抒情而又怪異的作品實在是很少見,在當時自然不可能得到公衆的理解與欣賞,但近年來却重獲重視,屢有演出及錄音。最早是1968年美國指揮Johannes Somary的錄音,在當時自然不可能是全劇錄音,大幅度的删節是很大的問題,樂器也是現代的,縱然有這樣那樣的問題,這個錄音還是頗爲不錯的,歌手水準也沒大問題,Somary采用的慢速度也是甚得Handel之味。 Harnoncourt的錄音也是删節版,並且伴奏得陰陽怪氣,是最具寒意的一個錄音,但同樣出色,特別是幾位歌唱家的極高水準,女主角尤爲不錯。
dg handel theodora mccreesh.jpg
MDG Handel Theodora Neumann.jpg
到了2000年,一下子出了兩個錄音,一個是Archiv的Paul McCreesh(左圖一),一個是MDG的Neumann(左圖二),但後者一直無緣一聽,Paul McCreesh無疑是極佳的,他對戲劇性的敏感把握,再加上極爲强大的陣容,特別是蘇格蘭男高音Paul Agnew,唱女主角的Gritten與女配角的Bickly都發揮不錯,但唱Didymus的Robin Blaze則顯得比較差,尤其是和Christie版裏幾乎完美的Daniel Taylor相比,音色不够柔美,技巧也不怎麽樣。
erato handel theodora christie.jpg
提到Theodora,William Christie和Peter Sellas在1996年格林德伯恩的現場DVD(封面圖)無疑是無法被超越的經典,可惜這個DVD一直無緣得到,不過2000年Christie爲Erato所錄的全劇(左圖)仍然是最好的選擇,這裏保留了唱Septimius的Richard Croft,他高超的顫音功底也能與Agnew相比,英國女高音Sophie Daneman唱的Theodora是爭議很大的角色,她也屬於非常特別的女高音,音色非常好,表情細膩,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拒絕放弃信仰時用那種略帶脆弱的强硬唱出"Worse than death indeed"。Theodora的確只是個弱女子,Daneman表現的就是這樣一個人物,但又絕不是弱不經風,在關鍵時刻往往是最堅强的。這種細膩情感在她的演唱中常能得到體現,所以這點上她無疑勝過中規中距的Gritten。加拿大高男高音Daniel Taylor則是又一大驚喜,抒情是他最爲擅長的,而Didymus正好是最適合他聲音條件的角色,基本沒有難的花腔與比較繞的地方,但要把感覺唱出來仍是很不容易的,而Taylor優美的音色是他最大的亮點,所以即便讓Scholl來唱也不會比他更好。Christie的合唱與樂隊無疑也遠勝McCreesh的,Les Arts Florissants是當今最强的古樂團,試聽第三部開始Irene那首Aria的伴奏,音色甘美的簡直如聽仙樂。
hm handel theodora mcgegan.jpg
Avie Handel Arias Hunt.jpg
唯一讓我不大滿意的是把唱Irene的Lorraine Hunt Lieberson換成了Juliette Galstian,後者雖然也不錯,但失於平淡。在聽了Lorraine Hunt Lieberson在2003年Avie的那張Handel咏嘆調集(左圖二)後(裏面有全部Irene的咏嘆調)對於這個角色真不做他想了。她那種深情足以感染任何人,簡直就是有魔力的,"As with rosy steps the morn"真是唱絕了,伴奏也極爲悠揚。值得一提的是Lorraine Hunt Lieberson在1991年與McGegan的全劇錄音(左圖一)中是唱Theodora的,此錄音早已絕版,但就幾個選段試聽下來可以基本肯定最强的Theodora也非她莫屬,再加上McGegan的細膩伴奏,如果有機會得此錄音也是一件幸事。 亂曰 寫Handel的音樂無疑是我最想做又最怕做的一件事,因爲那是我最喜歡的,但又覺得用語言來說就感到極爲蒼白,Handel的音樂戲劇的精華都在咏嘆調裏,但咏嘆調却是很難用語言去詳說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去體驗那無窮的美感,遠勝我在這裏寫那麽多無聊的文字,只爲了拋一塊磚,引起大家對Handel音樂的興趣,畢竟如此感人的作品這輩子都是很難聽到的。無論我用多麽優美的詞藻都無法表達我第一次聽完Christie那個錄音後的所得到感動的萬分之一,但終究希望能與大家一起分享,所以以此拙文獻給Theodora首演255周年與大師320周年誕辰。 David編按 1.MDG的Neumann版評論 (MusicWeb) 2.Erato的Christie版評論 (MusicWeb) / (GFHandel.Org) 3.DG的McCreesh版評論 (MusicWeb) / (Andante) 4.Warner/Kultur的Christie版評論(GFHandel.Org) 5.Avie版Lorraine Hunt Lieberson的Handel Arias評論 (GFHandel.Or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