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巴洛克音樂筆記
關於部落格
以推廣巴洛克音樂及早期音樂為主旨
  • 17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Agnes Giebel演唱三首巴哈為女高音獨唱所寫的清唱劇

專輯以熱鬧華麗的BWV 51揭開序幕,在知名的Maurice Andre以精湛的小號吹奏「對唱」之下,Agnes Giebel以她錄音當時四十五歲,演唱巴哈已有二十年的資歷,將她仍然清亮的聲音呈現在聽眾面前。當然比起現在的古樂女高音來說,她的聲音略厚且有些僵硬,不過以當時的聲樂界來看,根本還沒有所謂專門的古樂演唱家出現,則以她這樣還可算是清亮的音色來唱巴哈已是適得其所了,而且錄音當時聲音上的僵硬想必與年歲也有些關係,則生理變化的影響就不能苛求了(畢竟有哪些女高音到了五十歲左右還能像Emma Kirkby那樣清越如昔呢?)。錄音的編制在當時已算是創舉,指揮Gustav Leonhardt僅以五人組成室內編制的樂團為她伴奏,包括他自己的大鍵琴(但不包括分別在三首清唱劇中與女高音對唱的樂器——依序是小號、雙簧管與長笛),這種一人一聲部的作法以及大鍵琴在古樂或宗教作品上的使用,在當時還算是相當不尋常的作法,不過卻有著良好的效果,與Giebel偶爾會顯得不夠集中的聲音取得良好的平衡。在第一首詠歎調中,Giebel尚能游刃有餘地唱完,雖然高音多只是點到為止,而不是堅實穩定地站上去,但已表現出相當的誠意,至少聽來不覺刺耳;中段凸顯Giebel中低音的稍嫌貧弱,但幸好沒有被樂團的聲音淹沒。宣敘調"Wir beten zu dem Tempel"中Giebel展現了驚人的弱唱技巧,雖偶有滑音,但無傷大雅,在詠歎調"Hoester, mache deine Guete"中也是類似的情形,但Giebel顯得有些平板,導致氛圍容易讓人覺得枯燥,後段高音也開始沙啞起來。在Choral"Sei Lob und Preis mit Ehren"中,樂團沒能營造出綿密感(雖然也並不空洞),所以聽來略顯鬆散,兩把小提琴則有些喧賓奪主了,不過能聽清楚兩部小提琴的樂句是如何織在一起也是很不錯的;Giebel在此唱得相當甜美,但有點不知所云,應該要多些宗教上的喜悅與堅信感才是。最後華麗絢爛的Alleluja並沒有採取很快的速度,但指揮將興奮歡悅的情緒掌握得很好,只是Giebel似乎有些力不從心,彷彿只要順利唱完就很難得似的,稍嫌可惜(但是華彩卻也很少漏失,只是這似乎已是她的極限,聽來仍覺不夠過癮罷了)。 接著也是我相當喜愛的婚姻清唱劇,一開始的低迴感營造得相當好,Giebel也唱得頗柔美,然而還是不夠細緻,如果能加些裝飾音或顫音將可改善許多,Ad Mater的雙簧管就吹奏得相當美,Giebel真該學學他把音色再放軟些。中段的"Florens Lust"開始Giebel聽來也是達到極限了,幸而不覺刺耳,高音在華彩樂句還能將音色保持住,同時還能兼顧咬字,很是難得。第二首詠歎調"Phoebus eilt mit schnellen Pferden" Giebel算是安全上壘,雖然偶爾會略微趕拍(並不嚴重),但是那些繁複的小音符都唱得很穩當(雖然有人應該會覺得斷得太開),反始部自行添加的裝飾音不是很必要,但也沒有因此破壞音樂本身。第三首詠歎調"Wenn die Fruehling streichen"則出人意料,唱得相當有精神,朝氣蓬勃,聽來相當舒服。"Sich ueben im Lieben"是一首不好唱的詠歎調,雖然音樂本身並不太困難,但加上歌詞之後就變得較難以應付,Giebel在這裡唱得相當輕鬆寫意,語調輕快(雖然音質並沒有因而變軟),偶爾會斷得太開,但無損音樂本身的美好,反始部的裝飾音也加的恰如其份,相當悅耳。最後的嘉禾舞曲"Sehet in Zufriedenheit"樂團部分相當美(雖然稍嫌過於穩重),Giebel雖然唱得有點黏,但也相當動人。至於幾段宣敘調,Giebel都表現得相當好,也許是無須加入太多表情的緣故。 最後則是為Johann Matthias Gesner送別而寫的世俗清唱劇"Non sa che sia dolore(他不知何謂憂傷)"開頭的Sinfonia樂團表現得相當樸實,長笛獨奏相當棒,但有時又顯得不夠柔美,略顯可惜,中段小提琴以撥弦處理,相當新鮮。接著的宣敘調"Non sa che sia dolore"中Giebel又顯得有些平板了,聽來不是很有生命力(但幸好樂團也不是很有戲劇張力,所以並不顯得突兀)。詠歎調"La patria goderai"中,長笛吹得相當出世,但弦樂部分又滿黏的(且音量稍嫌不足),Giebel則介於兩者之間,所以還不覺得很怪;B段結尾Giebel唱得相當好,華彩自然,而且相當順暢。宣敘調"Tuo saver al tempo e l'eta constrasta" Giebel竟唱得頗有表情,迥異於前面的表現,總算讓人眼睛一亮;緊接著的詠歎調"Ricetti gramezza e pavento"中Giebel也相當有活力,頗有激勵人心的功效,正如歌詞所說,「像個暴風雨過後等待出航的水手,自驚懼中平復,歡欣立於甲板,他的歌聲將迴盪海上。」給了專輯很好的結尾。 總之,對我來說這是一張歷史意義大於實質欣賞價值的唱片,畢竟若要追求更「正統」的古樂詮釋,不論是三首清唱劇中的那一首,現在都已有很多古樂版可供選擇,更何況Giebel仍較偏戰後老式演唱風格而非我們所習慣的古樂聲樂家,所以除非是喜歡老式風格演唱或喜歡聽Giebel的巴哈,否則可以直接選擇其他更精緻的版本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