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巴洛克音樂筆記
關於部落格
以推廣巴洛克音樂及早期音樂為主旨
  • 17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評Pinnock版的普塞爾《迪朵與艾尼亞斯》

Lynne Dawson的Belinda音色華麗,音質卻顯得有些單薄,而且聽來不夠穩定,不過卻是頗負詩意的Belinda。"Shake the cloud from off your brow"算是動人的演出。與第二侍女的"Fear no danger"duet細膩中帶有宮廷音樂的味道,相當高貴,大概是兩人的音色都乾淨輕盈的緣故,默契相當好,和聲也美極了。"Pursue thy conquest, Love"在最後的華彩可惜不夠從容,糊在一起,否則也是很細膩的詮釋。"Thanks to these lonesome vales"儘管唱的很美,卻缺乏悠遠的氛圍,算是比較可惜的地方。"Haste, haste to town"則唱得從容又美好,華彩雖然可以斷的更開一點會更好,不過卻也瑕不掩瑜。 悲情女主角Dido由Anne Sofie von Otter飾唱,"Ah! Belinda, I am press'd with torment"氛圍便已營造的相當哀愁,von Otter在次女高音中算是較為單薄的聲音很符合樂曲中濃厚的宿命感,加上嚴正飽滿的音色,說服力十足。Pinnock的斧鑿痕跡雖很明顯,卻不讓人感到排斥。"Whence could so much virtue spring"中的高音毫不畏懼地衝上去,一點也不勉強,聲音也飽含感情。"Your counsel all is urg'd in vain"刻劃得相當深沈動人,與Aeneas的對話充滿感情,彷彿掏心挖肺也要把她的傷心與絕望告訴對方。"Death must come when he is gone"一句的槁木死灰,充分表達愛人離去心也為之掏空的結果。最後的悲歌"Thy hand, Belinda... When I am laid in earth"唱得既莊嚴又低迴,"Remember me!"充滿強烈情感,後又漸趨平緩,象徵她已步入生命的終點,從濃烈到低迴,氣氛醞釀的極好。 Stephen Varcoe是我相當喜愛的低男中音,音色乾淨,不帶一絲壓迫感,連高音區聽來都相當舒服,可惜作為英雄Dido過於嚴肅端正,少了一點熱情,這是他在此版中一貫的缺點。
pinnock.jpg
根據Pinnock(圖左)和內頁撰文者Curtis Price的考證,他們發現十八世紀初年前後Sorceress的角色通常是由男性飾唱的,常由男低音擔任這個角色,但在1700年某次有案的演出記錄中,飾唱Sorceress的低男中音同時也扮演第一水手的角色,因此造就了Pinnock版中Sorceress與第一水手由同一人詮釋的結果,而他正是Mackerras版中的第一水手,男高音Nigel Rogers。(然而很有趣的一點,Pinnock版所採用的手抄譜版本中,卻是指定由次女高音演出Sorceress這個角色)乍聽到由高男中音的音色來詮釋Sorceress,讓我有些不習慣,Nigel Rogers的聲音穿透力不強的現象在此版仍未有改善,音色已隨年歲而漸趨低沈(然而就高男中音來說仍是較為單薄的音質),同時感覺不到角色本身的邪惡特質,算是Pinnock版中異質感頗重的部分。"Our next motion"則唱得太美了,救命喔,這可是壞角色在陰謀設計他人的段落,不是單純歡快的魯特琴歌曲啊……至於他的第一水手詠歎調"Come away, fellow sailors"雖然聲音比起Mackerras版中的表現是有些衰退,不過詮釋卻比較好。 第一/第二女巫由Elisabeth Priday和Carol Hall擔任,兩人的音質較厚、音色也較濃,在對唱的時候鑑別性並不明顯,是比較可惜的地方,而且兩人唱的太嚴正了,一點也不邪惡,與Nigel Rogers有同樣的缺點。 第二侍女Sarah Leonard唯一的詠歎調"Oft she visits this lone mountains"並沒有控制得很好,有些抖音,某些裝飾音也加的不是很有必要,高音不夠寬裕,唱得也太用力,完全無法與幾個特出版本中的第二侍女相比較。 靈魂一角由女高音Kim Amps飾唱,又迥異於他版常以假聲男高音或次女高音詮釋的選擇,因為音域太easy,所以一點也不深刻,反而顯得過於平淡,還不如聽聽她在Naxos發行的The Scholars Baroque Ensemble版《Dido and Aeneas》中飾唱Dido的表現,可要深刻得多。 Choir of the English Concert雖然僅是室內編制,僅十八名成員,不過我還是習慣聽更少人一點的合唱團,總覺得聲音太大了,不過他們的聲音相當整齊,音色也很乾淨漂亮,只是偶有嘈雜的迴聲,令人稍感困擾。"Cupid only throws the dart"則做的相當細膩,弱音很漂亮。"To the hills and the vales"則熱鬧中充滿詩意;"In our deep-vaulted cell"雖然大小團對比強烈,但過猶不及,大團聲音過於暴力,小團則疑是收音問題顯得過於朦朧。"Thanks to these lonesome vales"則唱得過於一板一眼。"Destruction's our delight"的表現就讓人滿意得多,相當熱切愉悅,雖然仍是少了些邪惡感,強弱對比卻做的很好。 Pinnock版按照1777年之後出現的Tenbury手抄譜演出,與Purcell的原譜相比至少刪除了三個場景,不過這些場景卻也是最有問題的地方,現今許多版本都試圖由Purcell不同作品中採集曲譜來復原之,Pinnock倒是沒有這樣做,除了呈現樂譜中最無疑義與爭論的部分之外,也保留了Purcell作品中古樸的馨香。與其他版本相比,在獨唱與合唱陣容的部分算是比較弱的一環,然而von Otter的Dido刻劃得非常深刻,值得一聽,至於樂團與指揮風格部分則也大有可聽之處,是非常正統的英國古樂詮釋。 忘了提到一點,Pinnock版的低音大提琴獨奏Amanda MacNamara的演奏(數字低音)實在美極了,深沈又富感情,值得一聽。 又,Nigel Rogers的相片乍看之下還真有點像Hogwood呢!害我小小地喫了一驚,想說「Pinnock版怎麼會放Hogwood的相片?兩人又不屬同一個廠牌」這樣。
dg purcell pinnock collection.jpg
David編按:Pinnock的這個錄音,DG已收錄在一套5CD的低價版Purcell合輯中(左圖)。 曲目有:迪朵與艾尼亞斯、亞瑟王、迪奥克莱西恩的經歷、雅典的提蒙、三首頌歌,都是由Trevor Pinnock指揮英國合奏團與合唱團演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