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巴洛克音樂筆記
關於部落格
以推廣巴洛克音樂及早期音樂為主旨
  • 17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Rodelinda-300年的輪迴

然而隨著清唱劇的成功,歌劇越來越不受英國觀衆的歡迎,自1754年4月6日最後一場Admeto的上演,Handel的歌劇就拉下了它在歷史舞臺上的帷幕,靜靜得躺在陳列室內無人問津。而Rodelinda的末日則更早上20年:1731年5月29日。 歷史車輪在轉動,美學觀也慢慢在變遷,埋沒的珍寶不斷不發掘﹕ 1829年來比錫,一位巨人沉睡了近80年後復活了,馬太受難曲這部傑作等待復活用了一百年。 1832年巴黎,L'Orfeo上演,可以算是最早一部巴羅克歌劇在浪漫主義時代復興。 然而Handel與他們相比是幸運的,他的一些清唱劇自他死後一直到現在上演從未間斷過,然而他也是不幸的,因爲他一生最大的成就--歌劇,雖然在19世紀得到出版,但一直沒有得到價值重估,更別談上演。
sutherland as rodelinda.jpg
時光流逝,20世紀初,德國哥庭根的學者們開始著手Handel歌劇復演的偉大工作,經過多年準備,終於在1920年6月26日上演,Rodelinda這部歌劇有幸被選中成爲歷史的見證。自此之後,特別是近20年,Handel歌劇全面復興,自50年代到80年代,20世紀最偉大的女高音之一Joan Sutherland一直在演Handel的歌劇,Rodelinda就是她塑造過最成功的角色之一(David編按:左圖為Sutherland的Rodelinda扮相),而她的外號"La Stupenda"也是自1960年一場Alcina演出後得來的。在衆人的不懈努力下,2004年Lotario錄音的出版標志著Handel現存所有歌劇都得到了錄音,而這個錄音的執棒者-著名學者Alan Curtis也開始放緩他對冷門作品的發掘,轉而指揮更爲著名的傑作,Rodelinda就是他錄音的第一部名作。借著這個全本錄音,我們得以再次領略到這部傑作的面貌,因爲相比其他幾部偉大作品來說,Rodelinda沒有一個好的錄音,之前唯一被交口稱贊的是McGegan於2000年在哥庭根的現場,但不做公開發行。Curtis的這個錄音可謂及時。 Rodelinda的劇本描述了一個政治陰謀愛情互相糾纏的悲劇,米蘭王Bertarido被他姐姐的未婚夫Grimoaldo趕下王位,並且被認爲已死,他的未亡人Rodelinda與未成年的兒子Flavio都落入Grimoaldo手中,而Grimoaldo則愛上了Rodelinda,並讓他的支持者都靈公爵Garibaldo去威脅Rodelinda,如果不和他結婚就殺死她兒子,Rodelinda假裝應允,但在Grimoaldo面前則突然表現得剛烈不屈,當面斥責,而Bertarido則在野外被他姐姐Eduige認出,被Grimoaldo拋弃的Eduige决定幫助Bertarido,而他在貴族Unulfo的幫助下,潜入Rodelinda的住處,却被Grimoaldo發現,被關入監獄,他爲了保護妻子的名聲而稱他是Bertarido,並且沒死,而Rodelinda爲了保護他性命所以說他不是Bertarido,而有心篡位的Garibaldo勸Grimoaldo殺死Bertarido,Eduige則給Unulfo一把鑰匙,讓他去救Bertarido,同時怕Garibaldo先下手,所以就跑到監獄那裏往窗口丟了把刀下去讓Bertarido防身,想不到黑暗中Bertarido把來救他的Unulfo認作敵人並擊傷了他,之後才發覺認錯了,兩人立刻相扶著逃離,而隨後趕來的Rodelinda和Eduige看到地上的血迹却沒見Bertarido的踪影,誤以爲他已遭不幸,於是悲痛欲絕.Bertarido在逃出後躲在花園的暗處,而Unulfo則去找Rodelinda,此時,內心倍受煎熬的Grimoaldo到來,身心俱疲的他睡著了,有心篡位的Garibaldo隨後來到,正要謀殺他時被暗中埋伏的Bertarido殺死。Grimoaldo這才悔悟,决心將王位交還,並且於Eduige複合。Bertarido重登王位,全劇在喜慶中落幕。 這個劇本可以說質量很高,而且Rodelinda這個題材也屬於名劇。在歐洲各處都有作曲家爲此譜曲,Handel用的劇本是Nicola Francesco Haym改編Antonio Salvi和Pierre Corneille(高乃依)而來,把戲劇衝突集中在Rodelinda-Bertarido-Grimoaldo三者中間,其中Grimoaldo是中心的中心,可以說,這部歌劇的主角不是Title role-Rodelinda,也不是她丈夫Bertarido,而是篡位者Grimoaldo,他背負著惡名,但他人心却是善良的,可以說,他利用Eduige登位就是爲了得到Rodelinda,爲了她他可以不擇手段,然而Rodelinda却忠貞不渝,他如果威脅逼迫則會使他背上更大的惡名,然而他在第一幕裏是無所畏懼的,一首aria "Se per te giungo a godere"很好的表現了這點,然而隨著形勢的發展,他內心的煎熬不斷得加深,整個第三幕從頭到尾他靈魂都遭到拷問,一直到那首非凡的Aria"Pastorello d'un povero artmento",(也許是Handel寫過最深刻最動人的男高音Aria)叙述他看到牧人在青草地上牧羊,羊兒們可以悠閑自得,聯想到自己這個一國之君却遭受良心的煎熬無法得到平靜,不由痛從中來,在陰沉的旋律中却透著凄美。 Rodelinda這個角色基本上都是名段,從Sutherland到Fleming,各個大牌幾乎無人不唱,序曲後就是一系列戲劇樂段,開場的"Ho perduto il caro sposo"就是名段,而接下來墓地場景則是最激動人心的一場,Bertarido到他的墓前,想念自己的妻子,這段Dove sei, amato bene也是傳唱千古,接下來就是Rodelinda來祭拜丈夫的墓,而Bertarido爲了隱密行踪只能躲在一旁,不敢相認,Rodelinda這段"Ombre, piante, une funeste"則是美聲的典範,失去丈夫後的失魂落魄,形單影隻在小提琴的伴奏下得到充分的表現。第二幕中斥責暴君時又表現她剛烈不屈的性格,在聽聞丈夫未死時,唱出的"Ritorna, o caro e dolce mio tesoro"充滿了喜悅之情,而在第三幕誤以爲丈夫遭殺時唱的"Se'l mio duol non e si forte"則完全達到了Handel後期歌劇中哀歌的深度,這個角色名段實在太多,所以不一一介紹了。雖然只是一個弱女子,但這樣的性格是Handel最爲喜歡也最擅長塑造的。當然由於劇本的原因這個角色也有些模式化。 對於Bertarido也是用了無數優美的旋律來塑造這個人物,Dove sei這樣壯麗寬廣又純美同時帶有生動心理刻畫的名段自不必言,個人還極端喜歡第二幕他入場的那段,聽了這首"Con rauco mormorio"我這才真切感受到音樂中壯美的圖畫是怎麽轉換到你面前的,Handel是個多麽依賴視覺的作曲家,以至於眼睛失明後不能再寫作,就是在此,在聽這首時不僅你的耳朵,同時你的眼睛都能捕捉到美感.同時,這首Aria中間插入了Eduige的喧叙調,這就是相識場景,在一首Aria中同時承擔了戲劇發展任務,這種出格做法也只有Handel這樣天生的戲劇家才能做到。Bertarido基本上是在每幕的中段入場,而且他一入場之後就引發一系列戲劇衝突,同時入場後的音樂也是全劇中最高潮的,如第一幕的墓地場景,第三幕的監獄場景,後人都無法超越,第三幕監獄一景用了兩段極長的樂隊伴奏喧叙調.Bertarido拿起Eduige的刀,由恐懼到無畏,各種心理的微妙發展讓人目不暇接,也是全劇中最光輝的一出戲,此後逃離監獄後仍有Vivi tiranno這樣夾雜諷刺與大無畏心理的炫技名段。 主角都用了最上乘的音樂,配角也各有特色,忠心耿耿的貴族Unulfo也有許多光輝的唱段,如第二幕的"Fra tempeste funeste"是個人極喜歡的一首,性格多變的Eduige則總是匆匆忙忙,惡人Garibaldo的兩段都極爲精彩,從第一首的掩飾到第二首肆無忌憚得暴露野心,這些都是極爲上乘的心理刻劃。
alan curtis small.jpg
Alan Curtis(左圖)對這部傑作的演繹自然令人信服,Il Complesso Barocco依然保持了最高水準,綫條清晰,風格清雅(個人對Handel的搖滾版深惡痛絕),Curtis和他的樂隊演繹的Handel一直是最好的。然而所選的版本仍然不讓我感到滿意,個人比較傾向於用1725年2月首演版,然後把1725年12月復演時增加的4首新咏嘆調和一首雙重唱作爲附錄放在最後,這也是通常的做法,况且第一版Rodelinda更爲優美連貫,然而Curtis選擇的是第二版,然後在最後附錄了一首第一版的Unulfo咏嘆調。這使我們無法看到第一版的原貌,這點是比較遺憾的。 選角方面,扮演Rodelinda的Simone Kermes與先前Virgin版裏有氣無力的Sophie Daneman其實是屬於一個類型,然而她是有技巧却故意唱得極爲細膩,Kermes脆弱的音質倒非常適合這個角色,再加上過硬的技巧和良好的樂感,聽聽"Ombre piante",那種孤立無援的落寞,簡直是無與倫比。自Julianne Baird淡出後,她和Sandrine Piau無疑是當今最偉大的兩個Handel女高音,就感覺和細膩程度而言甚至要勝過後者。 Bertarido的扮演者Marijana Mijanovic是一個很有天賦的次女高音,音色渾厚,顫音技巧也很好,先前已經塑造過凱撒這個難度極高的角色,總體來說是很成功的,但她這次的角色塑造得很有問題,"Dove sei"這個入場唱得極倉促,Curtis的樂隊在速度處理上也變得極爲不合理,忽快忽慢,Mijanovic還加了許多花腔,對於這首來說極爲不合時宜,本該是一個身心俱疲,看不到出路的落難國王,突然變爲了一個苦大仇深急於尋仇的莽漢,讓人很難接受,使我更懷念Daniel Taylor那首從遠方上空傳來的輕輕呼喊﹕Dove sei,穿過愁雲與薄霧,直指你的心靈。所幸Mijanovic後面漸漸好了些,然而從頭到尾還是她最讓人提心吊膽,不時就會出現不穩。說到底,她聲音的欠穩定才是最大的軟肋,縱然把Vivi tiranno唱得多麽輝煌燦爛仍然掩蓋不了她不穩定的缺點。 Grimoaldo這個重要角色的扮演者也沒法讓人滿意,年輕的澳大利亞男高音Steve Davislim,聲音過於渾厚,第一首時唱得十分完美,然而後來顫音一多問題就出來了,他的顫音十分渾濁而且夾帶鼻音,讓人很難接受,當然除去這個缺點,其他方面仍然是很不錯的。 幾個配角方面,Unulfo是個大驚喜,同爲次女高音Marie-Nicole Lemieux比Mijanovic有著更穩定的低音與堅實的音質,技巧絲毫不遜,再加上非凡的樂感,絕對是最好的Unulfo,唱Eduige的Sonia Prina更不必多言,從沒對她失望過。唱惡人的Vito Priante也頗爲出色,雖然他的聲音更像Baritone而不是Basso。 Archiv這次包裝並未用外封,很讓人失望,然而說明書的內容還是很有價值的,還有Curtis的紅顔知己,著名女作家Donna Leon寫的劇情介紹,此人自Arminio以來一直爲Curtis的錄音寫介紹,也是個瘋狂的Handel歌劇迷,總體而言,雖然有缺點與不平衡,這個錄音仍然位於所有Rodelinda的錄音之顛,當然個人對McGegan那個未公開發行的錄音仍有幻想,因爲Curtis這個錄音有個最大的問題--缺乏Handel式的感情,一切都被很好的表現出來了,但就是差那麽口氣,也許Curtis故意不把那種言外之意包括進去,而努力得把最原始的面貌呈現給我們。總之,對於Handel歌劇愛好者而言,Rodelinda這部傑作是必不可少的,似乎是前三篇裏我最喜歡的一部。也不奇怪,誰能抵抗優美的旋律與深刻的情感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